重慶永嘉縣大西洋泵業制造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系方式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023-6733326
郵箱:service@wftpjl.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大連漏油事件,海參養戶之殤

編輯:重慶永嘉縣大西洋泵業制造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大連漏油事件,海參養戶之殤
大連港,原油泄漏下的養殖戶之痛

7月底的大連海域,一邊是漂浮著黑色原油的海面,一邊是無奈的依海生存者。黑色的原油擾亂了海邊養殖戶們的生活,更撩撥著他們對于未來的期許。

新聞背景:2010年7月16日18時20分,一艘30萬噸級的外籍油輪在附加添加劑時,引起陸地輸油管線爆炸,引發大火和原油泄漏。起火后,這艘油輪安全離開。

經過10多個小時的撲救,大連新港輸油管道爆炸現場儲油罐的所有閥門全部關閉,火勢基本撲滅,事故未造成人員傷亡。

據悉,事故原因是油輪在已暫停卸油作業的情況下,繼續向輸油管道中注入含有強氧化劑的原油脫硫劑,造成輸油管道內發生爆炸,引起火災,導致部分原油泄漏入海。

據海事部門監測,此次事故造成大連港附近水域約50平方千米的海面污染,其中重度污染區約10平方千米,最厚油層厚度達30厘米。

隨后,大連市迅速成立了海岸聯動清污工作領導小組。歷時5天,海上清污工作“取得決定性勝利”。

據資料顯示,距事發地點約50千米,是大連廣鹿島海域養殖基地,面積約11萬畝。距事發地70千米處為大長山島、小長山島,海域養殖面積18萬畝。距事發地90千米處,是大連的獐子島、海洋島、烏蟒島,面積142萬畝。以上區域基本不會受到污染。

大海的黑色淚滴

能夠搶救的,也只有那些靜靜地漂浮在油污里的浮漂。

“我當時在屋里,聽到一聲巨響,我心想,肯定地震了!叫上老伴趕緊往外跑,結果出來后竟然看到對面著起了大火,在我家門口都能感覺到燙臉,我們趕快就回家了?!被貞浧鹉翘斓那榫?,老梁至今還心有余悸。

那一聲響徹天空的爆炸聲,注定改寫了老梁今后的生活軌跡,因為他所承包的海灘是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海產品養殖場。

老梁沒想到,當他再次從屋里出來時,看到的景象全變了:天上下著黏稠的黑雨,路面上、院子里到處都落滿了黑色的斑點。山坡上黃色的野菊花長了一臉的“黑麻子”,就連他養的一只灰色的看門狗的身上也沾了許多黑色的污漬。

老伴說:“可惜了,‘小灰’變成‘小花’了,洗不掉嘍?!?

然而,第二天一早的景象,令他更為震驚。金色的沙灘上鋪滿了黑色的油污,巨大的礁石被淹沒在厚厚的油層里。原來,僅僅一夜之間,潮汐的作用力將泄入大海的原油毫不留情地送到了附近各處的海灘上。

老梁想到他在海灘撒下的海螺苗。他顧不上黑油的黏稠,發瘋似地奔向海灘??沙尸F在老梁眼前的情景是,整個養殖場全部被覆蓋在厚厚的稠油之下。

“大變樣”的海螺,讓他險些認不出來:顏色從濃綠完全變成烏黑,厚厚的石油將它們美麗的波浪紋外殼包裹起來,乍看之下,好像很多瘤狀的突起。

老梁抓起一把海螺,只看見細小的白色觸角在黏稠的黑油中掙扎。

“完了,全完了!”望著這樣的海螺,老梁反復念叨著這幾句話,“我真想哭??!”

這些在油泥中掙扎的海螺,是老梁今年的全部希望。

據老梁說,他養殖的是一種名叫香波螺的海螺,這是大連地區特有的一種海鮮,一般喜歡在海底礁石上吸附生長。香波螺呈橄欖狀,色濃綠,形狀好似波浪,每當漲潮的時候,它們被沖擊到岸上,在退潮時就會被眼尖的養殖戶發現。

近幾年,由于養殖戶的包海喂養,擴大了產量,使香波螺在冬季時也能上市供應,成為人們的盤中佳肴。因此,香波螺的價格逐漸上揚。

今年6月,老梁前后共投入5萬元,在他承包的那片海灘撒下了香波螺苗。他每日精心看護,等待著海螺冬季上市。

“按照去年的行情,一斤苗成本5元,一上市就能賣到25~30元。我今年純收入過20萬元不成問題?!崩狭赫f。他沒想到,這場人禍把他的財富夢變成了一場噩夢。

爆炸事件發生后,老梁時刻關心著與自己咫尺之遙的大火,同時也留心看海面上的油污是增加還是減少。

每晚臨睡前,他都盼望著明天會有一艘艘清污船,來拖走海灘里的油污。

然而不幸的是,經過幾天的積累,海灘上累積的油污越來越厚,最深的地方竟達1米之深。

7月20日清晨,趁著海水還未漲潮,老梁決定開始自救。然而,這個時候能夠搶救的,也只有那些靜靜地漂浮在油污里的浮漂。

老梁找了一根一米長的棍子,穿上高筒雨靴,慢慢地走向浮漂。每走一步,那黏稠的原油就裹住他的雙腳,他要克服很大的阻力才能前行。好幾次,老梁的身子栽歪,險些跌進油污里。

拼著命,老梁僅撿回了四個浮漂?!澳敲炊嗪B菀稽c也不能要了,全都是油。這樣的海螺沒人敢吃。就是把油洗掉了,回家一煮,還能吃出來一股柴油味?!?

海螺不能要了,唯一的電動船被政府暫時征借,用于打撈海上的油污,老梁不知道自己還能干什么?他唯一能做的,是望著黑色的大海和黏稠的礁石發呆。

“明天我也清污去?!笨葑藢⒔惶?,老梁終于說話了。面對著他賴以生存的海灘,老梁不能袖手旁觀。

海的依戀終于還要舍去

即使獲得了賠償,也永遠地失去了這片?!?

新港礦石碼頭附近的這片海灘可以說是老梁的“全部家當”,他對這片海有著深厚的感情。

1974年,新港作為全國最大的油品碼頭之一,選址大孤山漁村東側的海岬“鲇魚灣”,建成把大慶石油送往華東、華南、華北的重要出口。而在遠離碼頭的丘陵的另一側,就是老梁所在的海灣。

這里曾經是一片寧靜的海域。左側有一道懸崖,右側有一道伸向海洋深處的大堤,兩者合攏處就是老梁承包的養殖場。這里風浪小,水質清,同時沙灘上布滿了各種礁石,潮水漲起來后就形成了一處絕佳的海產養殖場。

老梁曾經是這里的看海人,也就是被雇傭的養殖場保安員。在這片海灘上,他來來回回巡邏了好幾年。

“這里不遠處曾經有座學校,經常有小孩子來這里調皮,所以,我以前的任務不是喂養,而是巡邏,防止有人來偷海產品?!崩狭褐钢h處山崖上依稀可見的樓房說。

在給別人打工的過程中,老梁知道了“包?!边h比“看?!辟嶅X。但是,他卻沒有機會親自接手這片海域。直到2002年,新港開始建設原油儲存罐,這里的居民和職工陸陸續續搬走,原先一些承包戶也不得不退出。這時,老梁“包?!钡臋C會到了。

2007年,老梁向家里人湊了些錢,又找了幾個朋友,終于把這片海灣的承包權拿下。老梁當仁不讓地成為這里的“場長和工程師”。

為了干好這項事業,老梁還特意把在山東打工的老伴叫過來,夫妻倆一同開始了海邊創業生活。

夫妻倆在距離海灘30米的一棟樓房的半地下室里安了家。從此,他們每天都要早早起床,為的是在未漲潮前看看那些螺長得怎么樣。

“每天推開門,看到淺灘上灰褐色的一片,我心里就踏實了?!崩狭赫f。

然而,就在老梁的養海事業越來越紅火的時候,國家戰略石油儲備基地、中國石油、中國船舶燃料供應公司等陸續租用此處建起了儲油罐。隨著新港蓋起的儲油罐越來越多,老梁養殖場里的海水質量變得越來越渾濁。

附近的漁民們開始陸陸續續接受拆遷補償款,準備離開這里,老梁卻堅持了下來:“干了十幾年了,就會干這個啊,實在舍不得?!?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故,老梁覺得,他要永遠地離開這片海域了?!斑@里以后也不能養海螺了,沒人敢要??!”他痛心地說。

事故發生后,老梁一直念念不忘的一件事情就是賠償。每次有記者前來采訪,他都要問一句:“我的損失能賠償嗎?”

對于這個問題,現在暫時還沒有人能夠回答。

雖然老梁不知道賠償的金額會是多少,但他知道,即使獲得了賠償,他也永遠地失去了這片海,失去了他賴以生存的生產資料。

海參養殖戶的幸與不幸

“也許以后我也要慢慢收手,再轉一行了?!?

與老梁相比,林先生要幸運一些。他的海參養殖場位于渤海之濱,與出事地點不在同一個海域;但他所從事的海參養殖業,也許要從此蒙上陰影。

自古以來,遼參就是滋補的上上品。近幾年高端消費市場崛起,遼參的市場行情一路上漲,原先只能靠野生捕撈的產量根本不能滿足市場需求。于是,海參飼養業風生水起。

在大連,流行著“大款包海養海參”的說法,意思是海參投資巨大,但也正因為投資門檻高,所以,可以給投資者帶來暴利。

2004年,正是受到這種說法的影響,原先做建筑工程的林先生決定轉行,與人合伙在渤海邊承包了7000畝的海參養殖圈以及5000立方米水體的育苗場。他入了30%的股份,投資規老梁向記者展示他養的香波螺模在1000萬元上下。

“入了這個門道,才知道什么叫‘水財’,意思是很輕易地就會被沖跑,風險很大??!”干了6年養海參的行當之后,林先生感慨地說,“養海參真的就是靠天吃飯。天一變,什么投資都完了?!?

在他看來,養海參不能單純憑投資規模的大小,面對各種各樣的風險,不僅要講技術,還要講運氣。

海參的飼養周期較長,成品海參一般要2年左右才能捕撈。雖然海參平常吃的是海里的浮游生物,不需要人工下餌料。但是,海參很嬌氣,對水質要求很高,很容易發生腐皮(病變死亡)。

林先生聘請了兩名水產學院畢業的大學生做技術員,小心謹慎地飼弄著這些嬌貴的生命。

但是,風險仍然避免不了。2006年正月十五,遼東半島遭受了一場罕見的大風冰雹災難,林先生的海參飼養基地遭到重創,育苗室里的苗都被砸死了。

眼看著辛辛苦苦的工作化為泡影,林先生欲哭無淚。

此外,來自城市建設方面的投資風險也很大。2004年,按照一畝4000元的價格,林先生買斷了這片海域30年的使用權。如今包海的價格已經漲到了2萬元一畝,但林先生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大連市的經濟建設逐漸向海邊擴張,政府將征用許多海灘,他所在的地區也很快將被征占。雖然能夠獲得一筆補償款,但這意味著他以后將不能再從事養殖業。

在海參養殖的過程中,海水的質量決定了一切。

遼寧南部和山東北部是全國最好的養參海域。尤其是遼東海域,地處渤海北部,海水較為寒冷,溫度適宜,在15℃左右,含鹽量適中,出產的遼參與燕窩、魚翅齊名。

但是近年來,環渤海地區的經濟建設日益興旺,許多地方填海造地,興建濱海工業區,各種排污管道直接通向大海。海水質量不斷惡化,海參的病變也越來越多。

林先生介紹,“海參適宜水清流緩的環境,人工養殖很難達到這樣的條件,但在海邊飼養海參,隨著潮汐可以自然滿足水質循環的要求。但是現在周邊的工業區圍海造地,導致潮汐速度減慢,水質循環的速度和質量都大不如以前,海參的死亡率也增加了?!?

“這幾年,海水污染越來越嚴重,渤海灣赤潮時有發生,尤其是發生了原油污染的事情,海參飼養越來越難了?!绷窒壬鷩@息道。

在發生了原油泄漏事故之后,盡管政府組織一艘艘清污船開展了爭分奪秒的“海面保衛戰”,但是,隨著風速和洋流的漂動,未來得及清除的原油慢慢向岸邊涌去,聚集在沙灘和淺灣里,直接影響了海邊水產養殖戶。

雖然林先生的養殖場沒有受到原油污染的威脅,但他在大連開發區海邊養海參的朋友卻遭遇了滅頂之災。林先生說?!罢a償只是一小方面,關鍵的是,以后這片海還能不能養?我們擔心,掛在沙子和礁石上的原油,會慢慢地被海藻吃掉,這些海藻要是再被海參吃了的話,一定會生病?!?

帶著這份擔憂,林先生沉思了一下,無奈地告訴記者:“也許以后我也要慢慢收手,再轉一行了?!?

海邊的“黑色”生活

“今年算是栽了,魚苗死的死、跑的跑,捕魚期還是不要來了……”

與海產養殖戶老梁、林先生一起承擔痛苦的,還有當地像老李一樣的漁民。

當老李拾起一塊石頭,用力地投進黑色的海面卻不見浪花翻起時,他的眼神深邃而憂傷。

伴隨著污染面積的擴大,他已經斷定,今年自家承包的漁場難逃“絕收”的命運,就連海邊的李氏小飯館也面臨著關門的威脅。

“靠海吃?!?,一直是漁民逃不掉的宿命。

老李一家三代漁民。老李的父親退休后和孫媳婦在海邊開了家餐館,平時可以通過銷售自家所產的海鮮來貼補家用。盡管餐館的海鮮既經濟又新鮮,但隨著海洋污染消息的擴散,幾乎很少有客人愿意到這里品嘗他們最擅長的辣炒花蜆了。

“今年算是栽了,魚苗死的死、跑的跑,捕魚期還是不要來了。再說這飯館,誰敢來吃海鮮?不用說吃飯,就連門口的雜貨攤都好幾天沒開張了,這節骨眼兒誰還來海邊玩?”老李說。

雖說此時正值休漁期,加之事發地點為集裝箱搬運碼頭,不會給大連的養殖業帶來太大影響,但是,絕大部分漁民則認為,承包了受污染的海域,是他們今年遇到的頭等倒霉事,今年的收入“可以用十個手指算清”。

在外界看來,休漁期發生此次事件似乎是不幸中的萬幸。但根據當地漁民的經驗,休漁期內的海洋生物則會因為此次污染而選擇集體搬家,跑到干凈的海水中生活,這是一種潛在的經濟損失。

在紅星村,漁民老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這筆“漁民賬”可以清晰地說明他們的損失。

從生產成本來講,大連的一位漁民通常每年會埋下300多個魚籠待今后捕魚使用,按照每個籠子10元錢的成本來算,加之魚線等輔料,這300多個魚籠將會花去漁民近5000元的生產成本。

平常的話,這些籠子就可以產生2萬元左右的收益,每年可以盈利1.5萬元。

但今年搬家的魚兒使得這5000元的成本打了水漂。老金預測,他的300個魚籠將有一多半是空的。

一位漁民說,已經在這里打了10多年魚,以前每天能打100多斤,隨著環境惡化,如今最好時每天也才打50多斤魚?,F在又遇上石油污染,雖然還處在休漁期,但以后會出現什么情況就不好說了,這讓他很擔心。

此外,為了拯救自己“吃飯的家伙”,漁民們也響應政府號召,在休漁期間幫忙清理海污,但這無形中加重了漁民的損失。

“船老大”王師傅告訴記者,幫助政府清污已經耽誤了自己飯館的生意,加之漁船被石油腐蝕掉了底漆,單說修船就要耗去1萬元。

“這還沒算工人的開支,平時一年除去養船錢還能有個近10萬元的收益,今年就連4萬多元的漁船成本都收不回來了?!彼f。

當然,一些漁民如果肯干,還能拿回一些費用。記者在多個海灘了解到,每打撈上一桶油和雜物,將可能得到政府撥給的300元。在金石灘,就有兄弟兩人承包了一艘船,一天時間內打撈上來了40桶油,掙到12000元。但他們的全身,早已沾滿了短時間內難以洗凈的污泥和原油。

趙先生是金石灘的坐地戶,高中畢業后就經營起長年由自家經營的海域。

剛剛從船上下來的他,光著上半身,渾身濕漉漉、滑溜溜,幾乎看不到皮膚的顏色。滿身油污的他在見到記者時還不忘笑著開個玩笑:“你們都是文化人,告訴我要是我回家把這些油刮下來能賣幾個錢?”

像趙先生這樣的人,正是此次大連除污大隊的主力軍。他們試圖用各種方式,彌補自身的損失。

記者手記:故鄉之殤

就在墨西哥灣漏油事件還未淡出人們記憶之時,大連新港輸油管道爆炸所引發的原油泄漏事件令人震驚地爆發了。而這次事故的發生地,就是我的故鄉——大連。

從大連結束采訪回到北京后很久,我的眼前仍然晃動著黑色的海浪和被黏稠的黑油包裹的礁石。那里已經不再是兒時嬉戲玩耍的海灘,不再是約會時迷人浪漫的礁石,完全變成了一個面目猙獰的黑色魔鬼。

從阿拉斯加到墨西哥灣再到大連灣,人類現代史上一再發生海上原油泄漏事件。當傾瀉入大海的原油凝結成的黑痂飄蕩在海面上,沖涌到礁石上,粘黏在海鷗的翅膀上,仿佛一次又一次地在海洋母親的身上添加巨大而丑陋的斑痕。大海在呻吟,在悲憤。

作為一名大連人,在采訪中,我深切地感受到家鄉父老對這場“海之殤”的切膚之痛:海邊養殖的漁民對我說:“我養的海參全都死了?!变N售海鮮的小販對我說:“沒人敢吃海里的魚了?!焙_呁嫠5暮⒆訉ξ艺f:“我再也撿不到漂亮的貝殼了?!蹦且豢?,他們心中的疼痛,寫在驚愕的眼神和長長的嘆息里。

生活在海邊的人,對海的依賴之情完全出于一種本能,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然而,這場原油泄漏事故,不禁破壞了人們的海洋生活,而且也破壞了人們對于海洋的信任。

在這場事故中,大連損失的財富難以估量。

如果說,事故中泄漏的原油、燒毀的管線、報廢的罐泵以及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進行污物打撈,是一筆固定資產的損失的話;那么,因為對生態系統的長期影響,而導致游客、外界對城市品牌心頭的擔憂,則是事故中損失的無形資產,這是當今世界上最高貴的財富。

這幾年,在人們的印象中,大連是一座海濱宜居城市,是一處風景宜人的度假休閑之地,是一個漂亮、干凈的浪漫之都。這一口碑的力量,得益于薄熙來擔任市長所確立的“城市品牌”戰略。

然而,一次泄漏事故,在辛苦建立的城市名片上灑上了巨大的污點。一位從北京到大連旅游的朋友表情凝重地對我說:“這場災難,可能會導致我們對大連原有的印象發生改變?!边@句結論令我這個大連人感到心痛。

曾幾何時,大連人的幸福感在全國城市排名中名列前茅。然而,隨著化工產業聚集區等項目的開建,青山綠水漸漸地遠離大連人,曾經溢于言表的幸福感也在悄悄流逝。許多大連人不禁要問:難道城市的發展,必須以環境的犧牲來換取GDP嗎?

一位署名“fndgy123"的網友發表在天涯論壇上的小詩這樣說道。

“大連不再是浪漫之城,大連不再是宜居之邦;大連不再是北方的香港,大連不再是夢所在的地方;大連不再是大連人的驕傲,大連人的睡夢從此不再安詳;不知道哪一個夜晚會被爆炸聲驚醒,不知道哪一個清晨會被PX的毒氣埋葬;不知道哪一次的驀然回首,漸漸遠離的大海又一次被推移到更遙遠的遠方;不知道哪一個偶然的瞌睡,醒來后卻已不見了房前的青山,屋后的綠蔭,還有那相伴朝夕的鳥兒的鳴唱?!?

誠然,詩歌的藝術存在著夸張成分,但是這首詩清晰地反映了城市環境惡化給人們心頭造成的傷痛。很難說,當未來生態系統的傷口逐漸恢復時,人們心頭的創傷能否平復。
上一條:選購適合自己的按摩椅有學問 下一條:暫時沒有!
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播放,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少妇高潮惨叫正在播放对白,